Reviews

一一七張已逝的臉 繡進紀念被單

中國時報 2007.09.10, 莊哲權/嘉義報導

「一片很輕的布,當大家合力把感情投注進去,就變成一塊很有重量的紀念被單」,近百位嘉義縣 新港鄉鄉親,在藝術工作者協助下,繡出已逝親人遺像,再將這一百多張臉縫製成「紀念被單」, 在這件集體創作的藝術品裡,有著深濃的回憶及情感。

在新港文化館.25號倉庫正中央,垂掛著一件三乘三公尺的被單,被單上有一百十七張臉, 從事這件集體創作的是新港鄉老、中、青三代鄉親,他們用一針一線刺繡出自己親人的遺像, 「這是我父親、這是我丈夫」,展出時幾位七、八十歲的「作者」興奮地指指點點。具有刺 繡專長,來自馬來西亞的藝術工作者章永佳及張敏華,參與縣府文化局主辦的「二○○七北回歸 線環境藝術行動」,於八月九日進駐新港,在新港文教基金會的協助下,動員居民刺繡老照片 上的人物,來紀念已逝的長輩或親友。

參與者帶來了自己已逝親人的照片,並在刺繡過程中互相敘述逝者的點滴,還追憶了對於逝者 的情感及如何面對親人的死亡。

一位退休老師談到已逝哥哥的愛護而扭轉了她的人生;另一位參與者則細訴了十七歲因血癌 去世的姊姊對家人的影響,每人回憶中都有喜有悲。

八十多歲戴著老花眼鏡的阿嬤鄭何錦雲,以顫抖的手一針一線繡出新港老照片中的肖像, 在縫繡的過程,她也許想起年輕歲月的痕跡。

從沒拿過針線的長榮大學大四男生徐家瑋,繡的是完全沒有印象的曾祖父,透過針線, 老人家的形象在他的腦海中鮮活了起來,徐家瑋說,把藝術融入生活,是個很不錯的 創作經驗。

經過一個月,他們將這些親手完成的肖像刺繡編縫成「紀念被單」,這是新港鄉有史 以來最多人參與的藝術創作,也是一場跨越時空的心靈交流,及喚醒集體記憶的藝術行動。

昨天在展覽的開幕典禮上,即將回馬來西亞的章永佳表示,一塊很輕的布,結合了眾人的力量, 就會很有重量,這個紀念被單是屬於所有新港人的。

手刺心繡 好像愛子回到身邊

在針線穿梭間,李國芬告訴已經往生的兒子:「你是媽媽生出來的,現在我用針線再次將你拼 湊出來,以後我們還會再見面」。

新港鄉一位平凡母親李國芬,她的長子在十九年前意外死亡,多年來李國芬對這個只陪伴她 七年的兒子,有深深的愧疚及懷念,如今透過刺繡,將愛子遺像呈現出來。

民國七十七年,新港國中老師李國芬帶著七歲的大兒子到台北出差,不料,兒子卻從三樓跌 落不治死亡,從此讓他們全家墜入喪親的哀痛中,久久無法平息,因為兒子是自己帶出門而發 生事故,李國芬除了無限的思念以外,還有深深的愧疚。

李國芬還有個小兒子陳鑫,因為哥哥的提早離席,也帶走了爸、媽全部的愛,從出事的那一天 開始,在全家揮不去的悲傷裡,一直沒有享受到家庭的和樂氣氛,李國芬還一度以為么兒有學 習障礙,直到日前陳鑫寫了一篇懷念哥哥的文章,驚覺長期以來都忽視么兒的內心世界,所以 回了一封長信給陳鑫,鼓勵他走出傷痛。

一個月前,在新港國中輔導室服務的李國芬,參加新港鄉「紀念被單」刺繡活動,她找出十 幾年來沒有勇氣碰觸的已故兒子生活照,依輪廓一針一線地拼湊出對愛子的記憶,刺繡作品在 紀念被單上與一百多位新港鄉親並列,這一小塊方寸刺繡白巾,是李國芬生命中無法承受之輕。

在針線穿梭間,李國芬覺得好像是在與兒子溝通,「孩子是我懷胎十月生下來的,我要把他 再度繡出來,在刺繡時,好像又回到我身邊,以後我會用這種方式來思念他」,李國芬平靜地 訴說。